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欢迎您进入厦门市科技协会!
当前位置: 首页 >> 头条新闻

赵忠贤 屠呦呦获最高科学技术奖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13日
浏览次数:

       据新华社电:中共中央、国务院1月9日上午在北京隆重举行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刘云山、张高丽出席大会并为获奖代表颁奖。李克强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在大会上讲话。张高丽主持大会。

  上午10时,大会在雄壮的国歌声中开始。在热烈的掌声中,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首先向获得2016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赵忠贤院士和中国中医科学院屠呦呦研究员颁发奖励证书,并同他们热情握手,表示祝贺。随后,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向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的代表颁奖。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讲话中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向全体获奖人员表示热烈祝贺,向全国广大科技工作者致以崇高敬意和诚挚问候,向参与和支持中国科技事业的外国专家表示衷心感谢。

  李克强指出,刚刚过去的一年,面对复杂严峻的国内外环境,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显著成就,科技战线大事喜事多,一批具有标志性意义的重大科技成果涌现,科技创新成果加速转化,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蓬勃兴起,中华大地在创新中展现出勃勃生机与活力。当前,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孕育兴起,我国经济结构深度调整、新旧动能接续转换进入新阶段,必须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培育壮大新动能、改造提升传统动能,推动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

  大会开始前,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会见了国家科学技术奖获奖代表,并同大家合影留念。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赵忠贤,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共同获得2016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每人奖金500万元人民币,自2000年正式设立至今,已有27位科学家获奖。

 

人物连接:

赵忠贤:

  一辈子做一件事:探索研究超导体

 

       赵忠贤生于1941年,辽宁新民人,我国高温超导研究奠基人之一,坚持超导研究40余年,中科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担任超导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曾获2015年马蒂亚斯奖,系中国大陆科学家首次获得该奖项。

  昨日第三次站到国家科学奖励大会领奖台上的赵忠贤院士,摘得了我国科技奖励的最高大奖。

  从1989年开始,每一次引领他走向中国科学之巅的,都是一个同样的关键词“超导”;而他对待自己的科研和工作,几十年如一日,也同样只有一个关键词“超导”。

    “我这一辈子只做一件事,就是探索超导体、开展超导机理研究。”赵忠贤,朴实无华的科学老人,由内而外依然透着沉静与厚重。

  超导是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发现之一。当某种材料处于一定的温度等条件下,电流可以在其中无阻地流动,具备这种特性的材料叫超导体。物理学家麦克米兰根据传统理论计算推断,超导体的转变温度不能超过40K,这个温度被称为麦克米兰极限温度。

  1986年,欧洲科学家发现了35K铜氧化物超导体。很快包括中国科学家在内的研究团队将铜氧化物超导体的临界转变温度提升到液氮温区以上,突破了麦克米兰极限温度,使其成为高温超导体。基于多年的积累,赵忠贤领衔的中国科学家团队在20多年里通过坚持与努力,产出铁基超导等一大批研究成果:首先发现转变温度40K以上的铁基超导体;发现一系列转变温度在50K以上的铁基超导体,并创造55K的世界纪录……

  自1976年起,赵忠贤一直在中科院物理所从事探索高临界温度超导体研究,因对液氮温区超导体研究的贡献,于1987年获第三世界科学院物理奖。1989年、2013年,他领衔的科研团队先后摘得代表基础研究创新能力的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 特别是2013年的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是连续三年空缺之后首次授奖,授予赵忠贤科研团队的坚持与积累,最终打破了传统理论计算断定的超导体临界温度极值。

 

屠呦呦:

  首位女性科学家获国家最高科技奖

 

       屠呦呦生于1930年,浙江宁波人,1955年北京医学院药学系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她的团队率先筛选出青蒿作为抗疟首选药物并发现青蒿素。2015年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屠呦呦及其团队曾获得多项国内外重要奖励如1979年“抗疟新药青蒿素”获国家发明奖二等奖,2011年获美国拉斯科临床医学奖,2015年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值得一提的是,屠呦呦此次荣获国家最高科技奖,系该奖项首次授予女性科学家。

  20世纪60年代,疟原虫对“老药”产生抗药性使恶性疟疾横行。1969年,时年39岁的屠呦呦带领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抗疟新药科研组整理典籍、走访名医,收集到2000多个方药,对其中200多种中草药380多种提取物进行筛查,从浸泡液体的尝试筛选到提取方法反复摸索。

  中药为源,矢志寻蒿。一遍遍地翻阅典籍文献。“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一千多年前东晋葛洪的《肘后备急方》让屠呦呦受到了启迪:用乙醚在低温提取有效成分,第191次实验终获成功。

       世界卫生组织推荐以青蒿素类为主的复合疗法作为抗疟首选方案。世界卫生组织非洲区事务负责人特希迪·莫蒂称赞青蒿素治疗疟疾的发现对世界人民的健康福祉带来巨大改变。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几十年里,青蒿素在全世界共治疗了两亿多人,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在2015年获诺奖后,屠呦呦对记者这样说。在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奖一个月前,屠呦呦拿出了100万元捐献给母校北京大学设立“屠呦呦医药人才奖励基金”,激励更多年轻人热爱中医药科研事业,坚持做研究。

  “让青蒿素物尽其用。”屠呦呦的助手杨岚说,屠先生希望让中医药产生更多有价值的成果,更好地发挥护佑人类健康的作用。

  (来源:2017年1月10日《厦门日报》)


close   print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文章